聯系電話

15094929042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盤推薦

“薅抖音的羊毛,買海景房!”

2021-01-01    來源:威海鳳凰湖

編者按: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剁椒娛投,作者李當心 劉公子,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時隔淘客、微商、播商之后,“響商”正在成為另一個日益可觀的群體,有自媒體稱現有3000多萬抖商活躍在響音平臺,且獲利豐厚。2019年1月,有人在360圖書館分享了一篇標題叫《做抖商多久,可以買房買車?》的帖子,更是將抖商與財務自由直接掛鉤,明晃晃的,很誘人。

這種誘人,不僅表現在來自五湖四海,各行各業的人都在爭相收割響音的流量,還體現為一條環繞著抖商從上游收費培訓,到下游刷量的服務鏈條已經悄然構成。

只要你不愿花錢,不僅能很快開通直播、購物車等權限,短時間內搭起起自己的店鋪,還可以享受“專業的課程,一對一運營輔導”,讓“電商大佬”為你出謀劃策,幫助你“適應環境”規則,淪為一個名副其實的抖商,完成流量的收割。

但美夢之下,現實無以副。

錢花了過來,可順利產卵自己的響音號的,卻似乎寥寥無幾。終究是那些抖商服務機構賺得盆滿缽滿。他們通過響商大會造勢,先前開通自己的社群甚至線下課程,只能在幾個月時間內以“響音的爆火”更有到了上千的學員,輕輕松松就有百萬收入。

無論是“課商”、“服務商”,還是期待大賺一筆的抖商,都是在抖音超強5億的流量中生生長出來的“薅羊毛人”。而至于在薅羊毛過程中,誰收割了誰,則變得已然不再最重要。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達成協議了一個共識,那就是:別讓那只羊跑了。

而至于羊被薅禿了不會怎么樣,或許沒有人關心。這只羊薅禿了,還有下一只,從淘寶、到微信、直播、再到短視頻,互聯網似乎永遠不缺下一只羊的經常出現。

抖商過境

“現場不用說方位了,連站都沒地方站。”參與了抖商大會的淘客“楊家米CPS”在他的公眾號里這樣寫到:“當你進入這個大會氛圍后,你會深深的相信,抖音已經進入爆發期,自己必須得跟上。”

這是3月23日在杭州舉辦的名為“首屆世界抖商大會”的活動,更有了近5000人、他們中有有京東、淘寶的賣家,也有傳統零售行業的銷售人員和品牌商的負責人,還有很多微商和個體零售老板。

他們匯聚于此,都抱著一個共同的目的:理解如何成為一名響商,利用可觀的響音流量池為自己的電商生意引流。

這已經不是行業內的第一場響商大會。

今年的1月14日,青山會創始人胡應邦打造出了首屆兩千人規模響商節,而據其官方稱之為,“由于許多行業伙伴的強烈要求”,兩個月之后,胡應邦在廣州又再度舉行了第二屆全球千人響商聯盟大會。

事實上,在杭州抖商大會舉行的同時,抖音官方對外發表了公開解釋,稱官方從未許可。

但無論如何,伴隨著這些大會的“順利舉行”,響商也淪為去年下半年以來很快蓬勃發展的新詞。響商,從字面意思解讀,就是用抖音經商的人,是抖音電商化的產物。寬泛的說道,凡是在抖音上有帶貨市場需求,或盈利目的的都能算在抖商的范圍內。

“響商”的來源很簡單,據剁椒娛投(id:ylwanjia)潛入多個響商社群調查,他們其中有的是傳統的通過微信和朋友圈賣貨的微商,有的是自己開淘寶店,微店的店家,有的是個體私營業主(比如線下開店的賣服裝的,或者買自己家生產的東西),還有之前通過其他直播,短視頻等帶貨的網紅,有的之前甚至沒有涉及經歷,但看見抖音的流量想在上面經商的小白。

而抖商的瘋狂又和抖音在電商所求上的加快跑具有直接的聯系。去年中旬,響音先是試水了店鋪入口,隨后又向企業號對外開放了入駐。

一位在抖音上產卵了好幾個百萬粉絲企業號的MCN機構負責人告訴他捏主,他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做抖音線下所求的。“MCN機構的變現方式是以廣告為主,這種所求方式對粉絲基數拒絕比較低,所以我們就想到了引流買線下的母嬰用品、旅游門票等。”

此后,響音又分別接入了字節跳動旗下的內置電商平臺以及小程序,并在去年12月份開放了購物車的申請。將近半個月后,抖音又宣布上線好物聯盟召募計劃,報名參予扶持計劃的賬號可以免除粉絲的門檻。

對于電商從業者而言,抖音做到電商的門檻正在變得越來越低。加之可觀的流量池,給內容電商帶來較高轉化率。據抖音官方的數據,截止到去年12月,響音上已經有超過6萬用戶使用了購物車功能。

但對其中大部分商家而言,響音的邏輯并不容易掌握。短視頻電商轉化成的顯然是內容,而做內容似乎是這些響商極其生疏的事情。據卡思數據統計資料,即使是在響音認證的藍V當中,1萬粉絲以下的企業號占有了60%以上,而30萬粉絲以上的企業號僅占7%。

一面是瓜分可觀流量的美夢,一面則是對平臺玩法和門檻的難以摸索。抖商們渴求著流量轉化成的秘笈,自然也有人盯上了他們的渴求,以謀取利益。

收成,還是被收成?

隨著數千萬響商幾乎同步出現的,是教授抖商收割流量技巧的培訓商們。

這些人分為兩類,一類是以促使傳統微商等群體向抖音進行陣地轉移的“課商”,即教教你怎么做抖商;另一類是以通車抖音購物車等和刷量刷粉絲相關的“服務商”,即老大你在技術層面展開灰色操作者,以便更快的成為可以收割流量的抖商。

第一類所謂的“課商”,事實上就是那些響商大會的操盤者們。比如杭州響商大會的主辦方響商大學,在大會之后隨即就在公眾號上發售了抖商培訓的課程。

據剁椒娛投(id:ylwanjia)仔細觀察,響商大學最新公布的3天2夜空戰班還包括了”系統理論+案例分析+實操演練“等內容,課程體系類似于渾沌大學等商學院,售價更是超過了9800/期的價格,甚至已經超期一步,推出了APP。據報抖大還以代理商形式繳納加盟費用。

另一個名為“簡說生活館”的主辦單位更是發售了訓練營的模式,投出了“響商+店商+播商+微商”四大商融合的宣傳語,并公然將頭條系產品包括今日頭條、西瓜視頻、火山視頻、響音列為媒體反對。

在微信搜索響商,涉及的公眾號表明非常多,他們基本上都走的是公眾號引流做付費社群的模式。其中排名靠前的抖商傳媒、抖商商學院、抖大牌、抖商咖會等都為抖商公社旗下公眾號,已經構成了一定規模的平臺矩陣,對抖商的關鍵詞做到了基本覆蓋。

瀏覽這幾個公眾號中的內容,不會發現其有一定專業性,比以前那種教你怎么做微商的課程,變得精致和干貨,沒有紅紅綠綠的花哨排版和大字報,內容乍一看也很簡單,甚至還歸納出有了一定的方法論,進行了系統梳理。

據剁椒娛投(id:ylwanjia)仔細觀察,他們是在2018年12月份開始針對響音進行培訓,其課程的價格也是從9.9,19.9,一路漲了現在的399,不過才3個月左右的時間,價格就翻了近40倍,根據其朋友圈的信息,其社群也在3月下旬之后很快從兩個擴展到五個,這也說明了當前抖商的熱度。

當然,進群后,他們還會進一步引領你再以1999的價格淪為他們的“合伙人”,享有更多的權益。這樣的付費群目前已開到5群,用戶保守估算也有2000人,399的價格也就是收益上百萬,而除去人力,成本幾近于零。而真正去花心思酬勞精力、從零開始養號做內容的抖商,估計也沒有幾個可以在3個月的時間內,超過帶貨賺到上百萬的程度,真的是“挖金子的沒有賣鏟子的富。”

為了了解所謂的抖商培訓否真的有效,捏主特意花上了399元,淪為了某參予響商大會舉辦的培訓機構的社員。在剁主交完錢之后,對方把捏主拉進了他們的社群,并獲得了一套視頻課程。

社員之下,還有“抖商社群主”這種崗位,只需要交99元,雖然享用將近收費課程,但是可以從拉社員,納體驗課用戶等活動中獲得較低比例的分成。且社群主和社員、合伙人等層級間還可以通過促銷成功數量來升級。

這些層層升級的社員制度,和微商的分銷體系極為相似。

在這個社群當中,據剁椒娛投(id:ylwanjia)仔細觀察,一部分社員是做各種減肥產品、保健品代理的微商,另一部分則是一些自己有工廠,在淘寶、微店上開店的個體戶。

但無一例外,這些人雖然都希望借助抖音的極大流量豎井,但他們基本上對做號的理解都正處于比較空白的階段,粉絲數量也比較少,很多人響音才剛剛注冊,甚至有人顯然沒有抖音賬號。關上其中部分社員的抖音賬號,發布的也基本上是一些硬廣告,流量寥寥。

他們原本期望這些培訓課程能為賬號帶來一定流量,但這些課程的效果卻似乎并不如人意。

一位同在社群的抖商就曾向剁主回應,這些課程的內容其實在知乎、喜馬拉雅上都能學到類似于的東西,群里的交流也很較少,學習下來效果也沒有什么用。但即便如此,他還是在按照“老師講的方法在養號”,想“再看一看”。

一位品牌高管則在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回應,一直在交學費,但是靠譜的機構真的太少了,他們感覺到了“被忽悠”。

剁椒娛投(id:ylwanjia)也特意查閱了主講人在課上舉例的幾個自家孵化的“成功案例”,雖然在群里冠上了“單條播出量過2000萬”等標簽,但實際上這些號基本上都只有幾萬粉絲,連小V都算不太上。

在聯系到的另一個培訓機構負責人那里,對方則向剁椒娛投(id:ylwanjia)展示他們去年培訓200+學員的成果。但即使就是指對方得出的宣傳材料當中,也可以看到了所謂的培訓成果中,1-10萬的號占了一半以上,百萬級別的號則寥寥無幾。

另一種在響音上的“服務商”變得技術流很多,他們建立專門的服務器,通過“灰色操作者”幫助用戶通車長視頻60s、直播權限、開通購物車等權限,同時還獲取刷粉絲、刷贊、刷評論等服務。也就是即使你還達將近響音的通車條件,只要尼克花錢,一樣能幫你實現,另一邊的刷量服務則與現在公眾號的刷量大同小異。

據剁主理解,這種“服務商”主要以代理商模式操作者,一邊不斷招募代理擴大自身的營收渠道,一邊在每一筆交易中都要收取一定的基準服務費。代理商以1000元為入門代理費,取得一個專門的服務器端口進行操作者,更厲害的是還反對在自己的端口下再分解新的端口,也就是類似經銷商可以發展自己的批發商,制訂低于售價,然后層層核裂變,最終都以二維碼的方式呈現出來,便利推廣。

而在明確交易上,比如開通60s長視頻的底價是30元,那么作為一級代理商可以在此基礎上提高50%甚至更多展開定價,以此類推。如定價60元,那么購買者掃描二維碼購買后會有30元劃給系統,剩下的會劃給代理商關聯的支付寶賬戶。

當剁椒娛投(id:ylwanjia)問到這種代理商的有效期是多久時,對方更是得出了“直到響音政治宣傳淘寶和微信。”的問。

別讓響音這只肥羊跑了!

事實上,抖音商業化也不過才不到一年時間,但目前市面上已經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了數十家做到這類培訓或服務的機構。這些培訓者們多半自稱“有數十年電商實戰經驗,曾經成功產卵多個抖音號”,甚至聲稱自己是抖音官方證書的MCN機構。

但據剁椒娛投(id:ylwanjia)調查和詢問,這些人當中有一部分就是指響音商業化開始,便射擊了機會做培訓的原MCN機構,但還有很大一部分此前是微商、播商、淘客的培訓者,他們逃難于各個平臺,企圖從每一波流量愈演愈烈中撈到紅利。

比如前文中所提及的抖商公社,在做抖商培訓之前,它就是一個專心于淘商、每日一快活營銷技巧的平臺。更為典型的例子,則是那些入駐抖音以及發動響商大會的昔日微商培訓大佬們,比如杜子建、龔文祥、胡應邦等。

杜子建從微博時代走過,被譽為“微博營銷教父”,2018年6月開始進駐響音,杜子建在抖音上開通購物車,販賣《情商密碼》、《父子密碼》等書籍,據說曾構建單日銷售最高轉化成1000多本。但其顯示現有粉絲量1498.7w,平均單個視頻的點贊量只保持在三位數或四位數。

杜子建從2019年春節期間開始推出響商相關的課程培訓,14天較短視頻實訓營(第一期)就定價980元,顯示有81人開通,之后第二期就提價為1180元,杜子建還環繞短視頻開辦了十幾個課程,其中線下私人班已經賣給了20萬,并顯示有17人開通;最近主辦的兩場較短視頻電商峰會,兩天的嘉賓票已賣給980元,貴賓票1980元。

另一位著有《微商思維》、被稱作微商教父的大佬龔文祥則主要以會員方式展開“收成”,其主辦的電線不會每年以2萬會費招募會員,目前已修建兩個500人會員群,激進估計盈利2千萬,近期更是推出了10年大會員。而在今年年初,龔文祥也開始玩抖音,一個月就上漲粉30萬,目前他也開始號召和指導其電線會的會員進駐抖音。

電影《商海通牒》中的華爾街大佬John Tuld有一句臺詞,“臘這一行有三種謀生之道:動作慢,夠聰明或者不會愚弄。”杜子建、龔文祥們無疑是深諳其道,懂紙盒自己、順勢而為的“老炮”。

從微博營銷、到微商、再到如今的抖商,再或者以后的X商,平臺和規則在變,但掌控底層邏輯的投機者們,永遠有辦法變流量為熱錢,之后撒謊著、鼓動著下一波的“韭菜們”,跳進滾滾不絕的“創業”大潮中,為了所謂的的財務權利、個人價值構建,而著急不止、奮斗不息。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現在更重要的是抖音官方的態度,是否任由這些響商以及抖商的服務商們,之后興旺下去?

目前,不少服務商往往旗號抖音的官方合作商的旗號,指出自己提供的“服務”是經過響音默許的,一副以共同推展響音繁榮為己任的模樣,實則在破壞著抖音的規則和生態。

當然,對于這種破壞響音規則的灰色操作,響音也做出了一經發現給與限流、封號的處理,相當嚴重的還不會被表明“已重置”,之前的溫柔、莉哥都遭遇了賬號被重置,一夜間一回合的“待遇”,抖音在這一塊的政策也不會表明出越來越嚴的趨勢,有些人刷量后沒被響音處置,也只是因為賬號比較小沒引發留意,但持續刷一定會被平臺監測到。

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響音一邊出臺新規,下游的服務商就馬上就會找到新的方法來。這種雙方的“博弈論”估計還要持續一段時間。

正所謂流量令人盲目,暴富令人可怕。

“所有自媒體,都將在“抖音時代”被重新演譯一遍。”這話就像所有的商業模式都值得被小程序重做一遍一樣,顯然不假,但被用來作為割韭菜的宣傳語令人感到痛惜。

本文(含圖片)為合作媒體授權創業邦轉載,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惑,請求聯系

本文(不含圖片)為合作媒體許可創業邦刊登,不代表創業邦立場,刊登請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惑,請聯系 editor@cyzone.cn。

综合色站成人_丁香亚洲图区bt_狠狠爱在线影院免费_大香蕉网_伊人在线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