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電話

15094929042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盤推薦

廣州銀行拍賣房產惹麻煩購房者被要天價續建費

2021-01-02    來源:威海鳳凰湖

原標題:廣州銀行拍賣房產惹麻煩 購房者被要天價續建酬勞

摘要

【廣州銀行拍賣房產惹麻煩 購房者被要天價續建費】近日,一起銀行處理不良資產包卻引起糾紛的情況引發了普遍輿論注目。消息表明,有買家從廣州銀行手中出售拍賣會房,在全款交清后卻被第三方索要天價續建費,并且被之前的開發商要回房子。撿便宜卻相接了個燙手山芋,令人頭疼的糾紛背后,一方面為普通買家敲響風險警鐘,另一方面也折射出銀行甩不良資產包袱面對的壓力和困境,專業化運作能力尚待提高。(北京商報)

  近日,一起銀行處置不良資產包卻引發糾紛的情況掀起了廣泛輿論注目。消息顯示,有買家從廣州銀行手中購買拍賣房,在全款交清后卻被第三方索要天價續建酬勞,并且被之前的開發商要返房子。撿便宜卻接了個燙手山芋,令人頭疼的糾紛背后,一方面為普通買家敲響風險警鐘,另一方面也折射出銀行甩不良資產包袱面對的壓力和困境,專業化運作能力尚待提高。

  折價拍賣會房交易生波瀾

  在9月24日獲取給北京商報記者的說明中,廣州銀行講解了本次糾紛的源起:2018年12月29日,廣州銀行將麓景臺御景閣19套瑕疵物業權益連同其他瑕疵物業權益,組成“麓景臺39號大院麓景臺御景閣1701等61套房產權益”資產包(以下簡稱“麓景臺資產包”)通過廣東聯合產權交易中心及廣州產權交易所平臺公開發表拍賣會。2019年2月18日,“麓景臺資產包”由張涌、黃飛、陳敏及上海愷攸信息咨詢中心構成的聯合體成功競拍。

  從該系列拍賣會房的價格水平來看,北京商報記者在廣東聯合產權交易中心看到的一則在2019年2月28日公告的“麓景路39號大院麓景臺御景閣1701等48套房產權益”項目顯示,該項目交易價格5650.42萬元,出讓標的評估價為6278.24萬元,相等于9折出售。

  然而,就在買受人出售了麓景臺資產包中的19套拍賣房產后,在交接房屋時一系列問題接踵而至,不僅面對產權糾紛,而且到手的房子也不存在被原開發商要回、錢打水漂的風險。

  對此,廣州銀行解釋稱,“麓景臺資產包”的物業存在的有所不同種類的瑕疵,對應的權益分別是閑置權、使用權、收益權、處分權等一種權利或多種權利的子集。因此,資產包的房產權益中,有一部分房產不具備過戶的可操作性,部分只有使用權、收益權等,不具備過戶的可操作性。因此,廣州銀行在出讓“麓景臺資產包”時轉讓的是權益,而非產權,廣州銀行無法保證麓景臺御景閣19套瑕疵物業權益一定可以過戶。

  券商業資深從業人士王劍輝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銀行標示出讓的是權益而不是產權,產權歸屬于所有權,與權益的區別需要買受人在出售時是確實解讀并且是認同的。在銀行盡到了足夠的告訴義務的情況下,如果買受人清知道有風險,而且拒絕接受這個風險,那么事后經常出現問題買受人則無法向銀行再去追償就其。對于客戶來說,如果只看見價格便宜,不在底層資產、法律糾紛上做詳細的了解,有可能購買這種不良資產的風險就非常大。

  是否遵守充分告訴義務成關鍵

  對于此次糾紛,界定銀行責任的關鍵在于,是否遵守了充份告訴義務。

  “買法拍房本來就有很多潛在的風險,拍賣會行業中,拍賣會方或拍賣行(拍賣平臺)通常都會在事先制訂的格式合約中預先聲明不保證標的物的瑕疵,而且一般他們都會予以特別的提醒。”北京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對北京商報記者如是說。

  廣州銀行在解釋中認為,在拍賣時已經對該19套瑕疵物業權益的風險與瑕疵展開提示,并在“重大事項及其他披露內容”中再次提示麓景臺御景閣19套瑕疵物業權益“閉集吉”,能夠提供的物業資料是“預售契約”。廣州銀行在《出讓協議》中,再次具體了上述拍賣會的風險提醒。

  這一眾說紛紜在廣州產權交易所上顯示的項目轉讓協議上能夠得到印證。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該出讓協議顯示,如甲方(出讓方)現有的支持性文件仍無法達到過戶要求的,乙方(受讓方)應當自行解決涉及問題,甲方不分擔任何責任。如無論通過何種方式,涉及資產的所有權均不能轉移至乙方所有的,乙方應當自行分擔相關風險,甲方不承擔任何責任。因交易標的涉及法律瑕疵以及交易標的實體瑕疵問題而導致交易標的成交后,交易標的對應資產權屬不能過戶至乙方名下,使乙方不能全部或部分實現轉讓交易標的權益和權利的,乙方不應自行承擔所有相關風險和損失。

  “我行在拍賣時、簽訂協議時都真實地闡釋了物業權益的事實情況,買受人是知曉、認同、并自愿承擔風險的前提下出售的。”廣州銀行方面回應。

  王德怡表示,如果拍到這種產權無法過戶的房產(哪怕在資產包中),拍賣成交后,風險是由買受人分擔的。他進一步說明,不良資產拍賣出讓后,相當于銀行合法的把風險轉移了,先前的風險由買受人分擔。買受人應該通過自己的司法資源去解決問題先前的過戶問題。“這些房子并不是完全不能過戶,有可能還需要補交一些費用。”王德怡分析稱之為。

  專業化運作敲警鐘

  銀行處置的不良資產雖然比較便宜,但往往可能牽扯許多法律問題。王德怡建議,出售拍賣會的資產最差是由職業買家參與,在標的物展出期展開詳盡的盡責調查,以免拍到的資產遇到法律風險。

  事實上,面臨不良貸款加快暴露的風險,加大對不良貸款的處置力度淪為越來越多銀行的當務之急。從2019年報數據來看,廣州銀行報告期末的不良貸款余額35.18億元,比上年減少14.56億元,增幅高達70.59%;不良貸款率1.19%,比上年下降0.33個百分點。2019年,該行通過現金清收、損失核銷、以物抵債等手段,處置不良貸款23.88億元。而在2018年,該行更是處置了44.53億元不良貸款,令2018年不良率從年初的1.36%很快壓降至0.86%。

  大手筆壓降不良資產更需要專業化的流程和運作管理。分析人士認為,此次廣州銀行拍賣房的糾紛也給銀行業不良資產處置響起專業化運作的警鐘。在王劍輝看來,銀行出于成本和風險考慮,希望將資產包必要售出,更加高效,但是對于產權過分簡單或權屬關系不明晰的固定資產,必須銀行先做一些前期理順工作,避免今后經常出現類似于糾紛,同時也可以給銀行出售不良資產的定價獲取不利的參考,在前期做到了服務后,之后也可以將價格徵高。

  “對于不良資產處置,經濟賬是最后再算,首先要厘清法律關系,要有強勁的法律服務作為后盾來反對不良資產處理,同時也要求銀行在處置不良資產的時候,更加專業化,一些中小銀行可以將這些業務交由經驗充足以及法律服務資源非常豐富的第三方機構來處理。”王劍輝如是說。

(文章來源:北京商報)

(責任編輯:DF150)

综合色站成人_丁香亚洲图区bt_狠狠爱在线影院免费_大香蕉网_伊人在线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